首页期刊杂志深圳教学研究深圳教学研究2014年第4期学科教学研究

解题切入也要讲点技巧

2015-04-03 作者:深圳市光明新区实验学校 游云云 分类:学科教学研究 浏览次数:

【摘 要】  “解题”即解析标题,通过对标题的感受、解释、剖析、比较,理解其含义,感知基本内容。“解题”具有切入的功能,然而在初中语文课堂教学中许多教师不善于解题切入,其中既有教师切入意识薄弱的原因,也是解题方法单一的缘故。本文通过案例归纳,试图总结解题切入的常用技巧。

“解题”即解析标题,通过对标题的感受、解释、剖析、比较,理解其含义,感知基本内容。通过深入挖掘题目在内容和形式方面的独特性,然后引导学生带着感受和问题走进文本,“解题”就具有了切入的功能。
一、猜题、激趣
“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”。课也是如此,在起始阶段一定要有吸引力。解题一般处在课始,所以要注重用解题激发学生的兴趣,引起他们求知的欲望。在教学中,可采用“猜题”的形式,解题、激趣乃至激疑。
常见的猜题形式有两种:一是列特征,猜题目。在学生预先不知道授课篇目的情况下,教师列出标题在文体、主题、内容、语言等方面的特征,请同学们猜猜要上哪一课?钱梦龙老师的《死海不死》是为范例,通过猜题既激发了学生的兴趣,又感知了标题的趣味性,还以“趣味性”为切入口,引导学生探究科普小品文的语言特点。二是看题目,猜内容。板书课题之后,请学生思考:“看到这个题目,你猜猜作者可能会写哪些方面的内容”,引导学生辨体析题、预知内容之后,用“那我们就带着好奇走进课文,看看你和作者是否‘英雄所见略同’”自然过渡,切入文本。
哪些题目可以采用“猜题”的形式呢?巧设悬念,使人产生好奇的题目值得一猜,如《奇妙的克隆》、《好嘴杨巴》等;带有关键词,能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的题目可以一猜,如《触龙说左太后》、《孙权劝学》等。猜题,一是为了激趣、二是为了预知,三是为了切入。教师要在这三方面巧妙设计,使之“骤响易彻”。
二、读题,感受
朗读是理解标题的重要手段,所谓“出于口,入于耳,了然于心”。读出重音,可指引学生找到关键词,读准停顿,便于学生找到语义重心,读好抑扬,利于学生初步感受情感。
哪些题目需要读呢?带语气词、情感词的题目肯定值得读。此外,长题目要读。例如“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”,学生在读题的同时,感受标题蕴藏的英雄气概,继而顺势一问“文中还有哪些词、句给了你同样的感受”,巧妙切入文本。
偏正式结构的题目要读。例如朱震国老师教《星期一早晨的奇迹》,学生齐读课题后,追问“重音落在哪个词上”,再次读题后,请学生带着问题——“奇迹为什么会发生在星期一的早晨,奇迹是怎么发生的?”走进文本。[1]两次读题极其巧妙:通过读题,感受重音,感受了重音,就抓住了关键词——“奇迹”,抓住了关键词,就抓取了切入点,抓取了“切入点”,切入就水到渠成了。
带标点的题目要读。如“罗布泊,消逝的仙湖”,通过读题,学生才能体会到停顿的妙处,重音的落点,才能感受到作者的痛惜之情,才能带着对“消逝”的疑惑和忧患走进文本。“祖国啊,我亲爱的祖国”同样要读,经过朗读,学生才能感受到逗号停顿的巧妙。
读题时,可让学生自读;学生缺乏感受时,教师可范读,亦可通过增删标点的形式让学生品读。例如在引导学生品味标题“我们家的男子汉”时,黄厚江老师就采用了加标点品读的方式:先请学生思考“如果要在标题后面加上标点,加什么标点好?”,继而请学生再读,最后追问“读出了什么感情?”。[2]通过加标点品读的形式,调动学生的语感,体味感情,深入解题。
三、揭题,提问
“题”本义是头的前额,“目”意为眼睛。文章之题目犹如人体之前额和眼睛,蕴藏着丰富的信息。“揭”既有“使隐藏的事物显露”的意思,又有“标示”的意味,所谓“揭题”就是使题目中蕴藏的信息点显露出来,并把它设置成指引学生感知理解、深入探究的路标。一般来说,揭题、提问是阅读教学比较理想的一种策略。
通过分析“揭题”的含义,我们可以明确:“揭题提问能否成功,关键在于教师能否准确抓取题目中蕴藏的信息点,并以此切入设计出有效的问题”。例如若题目中有一个提纲挈领的关键词,揭题时,就要引导学生抓取关键词,然后围绕它来设计问题。若题目是偏正结构,就要抓取修饰限制词的意义直入文本。此外题目的语言风格、写法标志、矛盾之处都是“信息点”所在,要善于抓取。
揭题提问时,我们要充分考虑课时安排、提问目标、问题难度,再来设计提问。新授课又带悬念的题目,学生容易产生新鲜感和好奇心,此时教师可在“疑”处设问,如“胡同也有文化,什么是胡同文化?”;甚至可以直接引导学生质疑“看到这个题目,你有什么疑问”,然后让学生带着问题走进文本去解疑答疑。
起始课,教师要善于通过揭题,提出基础性问题,为后续开展丰富的语文学习活动打下坚实的基础。例如,“了不起的粉刷工,了不起在哪里?”、“伤仲永,王安石因何而伤?”……设计这样的基础性问题,要紧扣教学目标,紧抓中心内容,充分考虑阅读的起点,指引学生走进文本。
提问质量和问题设计有着密切的关系,“妙在这一问”!教师要磨炼揭题、提“主问题”的能力,要善于设计中心问题,让其他问题在主问题的链条上自然、流畅地转换和过渡。在这方面,黄厚江老师《装在套子里的人》堪称经典,课始,
揭题、提问:“小说的标题叫‘装在套子里的人’,现在请同学们快速阅读课文,数一数别里科夫身上有多少套子?”,“找套子”这一设计真是别具匠心,通过这一主问题,组织学生进入文本,初步感知人物形象;还可以继续设问:“数不清的套子里哪个是最主要的套子”了然无痕地过渡到下一步的学习。[3]
揭题提问事关切入,尤其重要,教师不能随便一问,而要深思熟虑、巧妙设计。课始,通过揭题提问引导学生走进文本、感受文本,从而整体感知、理解内容。在此基础上,再有逻辑、有层级地提问,通过问题的解决渐次深入地研习文本、理解文本,领会写法、理解主旨。只有这样,提问才是有效的。
四、换题,比较
乌申斯基说:“比较是一切理解和思维的基础”。运用比较的方法,关键要选好比较点,换题亦如此。增删调换题目中的哪几个关键点?通过比较凸显原题的哪些特点? “为什么要换题”,对这些比较点,教师要心中有数。
换题,是为了加深学生对文章主旨的理解。但学生对文章主旨理解不到位、不透彻、存难度的时候,教师可考虑通过更换课文的标题,通过对“关键点”的比较、赏析,来加深学生的理解。例如,为了加深学生对“沙皇专制制度的罪恶、契诃夫矛头所向”的理解,黄厚江老师比较了《套中人》和《装在套子里的人》两种译法的区别,学生通过对“装”字比较、赏析,从而突破了难点。
换题,是为了加深学生对语言风格的感受。有些文章语言风格独特,标题别具匠心。这时可通过换题,加深学生对语言的感受,并以此切入,品味文本的语言特色。例如朱震国老师在教学《差不多先生传》时,去掉“先生”一词谈区别。学生很快体会到作者用“先生”一词的妙处——嘲讽式、冷幽默。
换题,是为了加深学生对情感基调的把握。如《罗布泊,消逝的仙湖》文章字里行间充满了强烈的忧患意识,为了让学生充分感受文章的情感基调,可将题目换成《罗布泊消逝之谜》进行比较,学生在品味赏析之后,对文章的情感基调将会有更深刻的感受。 
明确了换题的目标,还要采用最佳的换题方式。可以让学生自拟题目跟原题比较,学生拟题的过程是多角度感知内容的过程,拟完题,教师顺势过渡“同学们自拟了不少题目,但作者为什么用……作题目呢?”,自然而然进入精读阶段。
教师可增添删改题目跟原题比。如作者为什么不说是“我家的男子汉”,而说是“我们家的男子汉”?“我”和“我们”表达效果有什么不同?又如“题目是《伤仲永》,试问题目上的这个‘伤’字是否可以去掉?题目改为《记仲永》行不行?为什么不是《伤方仲永》?二者有什么区别”[4]一般情况下,教师增添删改的多是修饰限制词、关键词和表情感基调的词。此外,教师还可呈现不同版本的题目进行比较。学生比较赏析的过程中,教师要善于追问,力求解读深入。
五、添题,概括
“发现的艺术就是正确概括的艺术”。语文学习活动中的“概括”,就是在通读课文的基础上,要求学生用自己或课文里的语言,简明扼要叙述内容。文章的标题,外在形态往往只是一个词、一个短语或顶多一句话,教学时,可让学生“添题”,通过这一活动形式使学生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概括课文内容。
添题一般有添加副标题、添加小标题和在原题上添加修饰、限制语三种形式。例如宁鸿彬老师教学《皇帝的新装》时,让学生以“一个……的皇帝”的句式给课文加一个副标题,看着学生经过阅读课文、认真思考后的添题,我们有理由相信:学生大致了解了皇帝的形象特点。
添题,只是一种手段,以语言学习为抓手,引导学生饶有兴致地走进文本,理解课文内容才是目的。有了对课文整体感知的基础,才利于进一步深入阅读。
总之,我们既要善于从教学目标的达成出发,通过分析题目的特点来抓取最佳的切入点、选择最好切入角度,又要学会采用合适、巧妙的解题切入方法进行切入,这样才能“切中肯綮”,游刃有余。
参考文献:
[1] 朱震国.上海名师课堂中学语文·朱震国卷(M).第182-198页.上海教育主板社.2009年10月版.
[2] 黄厚江著.语文的原点.江苏教育出版社.2011年2月版.第132页.
[3] 黄厚江著.语文课堂教学诊断.江苏教育出版社. 2011年12月版.第60-73页.
[4] 程少堂著.程少堂教育理论与实践探索.海天出版社. 2006年8月版.第373页.


(责任编辑:端木春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