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期刊杂志深圳教学研究深圳教学研究2014年第3期课改新思维

在改革中推进英语教学

––对几个有争议问题的思考

2015-04-06 作者: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禹明 分类:课改新思维 浏览次数:

【摘 要】 本文对目前英语教学中出现的一些争议问题,如小学英语课的开设、高考等问题提出了作者的见解,强调要在争议中反思当前英语教学中的问题并加以改进,以切实提高英语教学质量。
【关键词】 小学英语课;英语高考;课堂教学改革

我国教育教学改革的突破口之一选择了英语学科。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中明确提出“探索……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”。许多省市的中高考都从英语科下手。与此同时,舆论对英语教学的批评一度十分猛烈。也有人提出小学取消英语课以增加国学等等。英语教学能受到如此大的关注,本身就意味着它的重要性。换句话来说,英语教学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。
面对新的形势,我们正好借机审视一下我国基础教育英语教学的问题,我们是不是该反思,该改进?下面就目前几个最具争议的问题谈谈看法。
一、小学英语课可以取消吗?
从课程角度而言,大多数国家的课程设置中都设有外语课,我国也不例外。外语课(在我国目前主要是英语)是不可或缺的。之所以要开设英语课,是因为开设英语课对国家发展和学生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。诚如《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(2011版)》所说“在义务教育阶段开设英语课程能够为提高我国整体国民素养,培养具有创新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人才,提高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和国民的国际交流能力奠定基础。”(p.1)
英语课程促进学生的发展容易理解,但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容易被人忽视。中国是一个和平发展的大国,在当今世界上,我国必须担当起应有的责任和义务。而英语就是履行大国责任时主要的语言工具之一。外语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,也是许多国家的共识。譬如美国国会1958年8月23日通过的《国防教育法》中的第三章标题是“加强科学,数学和现代外语的教学”,第六章专门谈“发展语言”,提到最近要学的7种外语包括中国语。很显然,美国的外语教育是以国家安全为取向的。
开设英语课程是无容置疑的。最近的争论是在小学英语课程的开设上。
还是先看看《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(2011版)》:“考虑到我国地域辽阔,民族众多,经济和教育发展不平衡的实际情况,各地可根据师资条件,资源配置等情况,制定本地区的课程实施方案,确定小学开始英语的起始年级……特别是小学英语课程的开始,要充分考虑师资力量的配备和教学条件等因素。”(p.7)这段话体现了《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(2011版)》对小学英语开设实事求是的态度。
中国地域广阔,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,差异太大。就小学英语开设的条件而言,相差极大。实事求是,讲求实效非常重要。在沿海发达地区和大中城市,小学英语教师基本上是大学本、专科毕业生,教学设备完善,也有一定的社会需求和社会氛围。深圳市的情况就是如此;而在中西部乡镇和农村,甚至县城小学里面,英语教师贫乏,教学设备欠缺,无法开设小学英语课,勉强能开设的也不能体现《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》要求。笔者在许多省、市、自治区担任过国培计划小学英语教师的培训教师,发现有相当比例的小学英语教师是非英语专业毕业的,他们很努力,但毕竟英语基础差,特别是英语听说能力弱。
我个人的观点是:不具备开设小学英语课的地方可以不开,待时机成熟。可以考虑在初中有两个学习起点:一个是小学学习英语的起点,一个是零起点,即小学没有学过英语的起点。可以出版零起点的初中英语教材。记得在80年代,人教社分别出版过初中起点和零起点的高中英语教材。
二、英语会退出高考吗?
2013年,英语高考问题正式提出,各种议论方案出台,或降分,或降难度等。2014年5月中旬,媒体再次爆出:“高考改革方案2017年实施,英语将退出高考”。然而,2014年9月4日,《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正式发布,明确目前统一高考的科目是语文,数学和外语,其中外语可考两次。《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的发布,使关于外语高考的各种猜想尘埃落定。
其实,不管高考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我们都应理性面对,不必慌乱。理论上讲,考试是为教学服务的,不管高考怎么变,高中英语教学应该是以不变应万变。但在现实中,我们的教学似乎是为考试服务的,你怎么考,我就怎么教。这是不对的,但又是无奈的现实。深圳高中英语教学的成效一直比较高,作为深圳的高中英语教师,不要受到社会上吵闹之声的干扰。目前国家外语高考政策已定,我们更应心无旁骛,抓好我市的高中英语教学。
三、英语课堂教学需要改进吗?
《南方都市报》(2013年10月25日)发布了该报和手机腾讯网发起的一项对15万网友的调查,74.6%的网友认为目前英语教学的方法和效果“很差”。调查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暂不必说,但从这次舆论对英语教学的批评甚至是否定的声音中,我们不得不正视,我们目前的英语教学的确出现了问题,反思这些问题,改进英语课堂教学是必须的。我们可以忽视非理性的批评声,但必须正视合理的声音。媒体比较集中的意见是“哑巴英语”,“学习效果差”,“耗时多”,“应试严重”等等。其实,这些问题,在国内基础教育英语界早已意识到,而且正在采取实际行动不断在改进。只不过由于应试教育的大环境,数千年的传统意识,英语教师素质等诸多因素,成效不显著。
2011年修订后的《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》为全国的英语教学指出了正确的方向,课标强调了英语课程的工具性和人文性,强调要使学生具备初步的综合语言运用能力。课标甚好,落地不易。基于标准的教学仍停留在理想上。目前不少学校的英语教学依然只在语法,词汇上做文章,对学生英语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不重视,特别是不重视听说能力的培养。我曾做过一次调查,89.8%的小学没有口试(参看“小学英语评价改革现状之调查”《中小学外语教学》2014.04)。这样下来,“哑巴英语”很难消除,学习成效也就谈不上了。因此,改革课堂教学方式势在必行,且任重道远。
基于课程标准的评价更未能落实。在应试的大氛围下,在以分数论英雄的评价体系中,英语教师即便想改革也不敢轻易动弹。应试的氛围与单一的评价是导致英语教学成效低下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在我对小学教学环境的调查中,81.9%的小学用分数给老师排队(参看“小学英语评价改革现状之调查”《中小学外语教学》2014.04)。因此,教学评价改革任重道远。
深圳中小学英语教学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,英语是深圳的教学特色之一。尽管如此,目前深圳中小学英语教学依然存在上面提到的问题。我们要对深圳英语教学进行系统的反思,加强对信息技术条件下课堂教学方式的研究与改进,使我市的英语教学更上一层楼。
四、英语课的开设影响了语文学习,国学传承吗?
这是一个伪命题。
从我们国家的课程设计来看,对语文学科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与学习时间保证。《义务教育国家课程设置实施方案》规定,在九年义务教育中,语文课时应占总课时的20—22%,而外语课时只占总课时的6—8%。《义务教育国家课程设置表》规定:1—2年级语文每周8节,3—7年级7节,8—9年级6节;外语从小学3年级起开设,3—6年级每周2节,7—9年级4节。各地实际实施时会根据实际情况做些调整,但不会差异太大。
为什么语文课时如此充足,语文课的收效也出现问题呢?是因为开设英语课了吗?我在教研部门和学校管理岗位上工作了近40年,依我的观察,目前我们的语文课和英语课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。那就是没把语文课上成是语文课。英语课重语法,词汇,语文课也是重字词语法。不是不要学语法词汇,而是更要重视语言的运用能力。花了那么多时间学语文,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不上去。2014年6月14日《中国教育报》“课程周刊”在报道一位特级教师如何重构小学语文教学时,在提示语中写到:语文,曾是被人们诟病最多的学科,“少、慢、差、费”、曾是对语文教学问题的经典概括。
国家课程设置的学科之间不是相互排斥的关系。语文和英语之间不是“你死我活”的关系。虽然,中文和英语分属不同的语系,反映着不同的文化,但他们之间有许多正相关的联系。学习英语,不仅是学习语言,更是学习一种文化,而文化从来就是互补的。把语文学习不好的原因归因到英语学习,实际上是缺乏民族自信的表现。至于谈到国学,我们国学传承不好,更不是开设英语的原因。在香港,英语是第二语言,但香港地区国学传承做得不错。到过台湾的人,对台湾地区国学的传承是赞扬有加。个中原因,我们可以细细品味。
《南方都市报》的调查提到,超过8成的被调查网友认为,英语在其工作中基本没用或完全没用(顺便提及,数学等也被网友认为学了没用)。这里我想引用Albert Einstein的话: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 learned in school. (忘掉学校所学的东西,剩下的就是教育)。这就是说,在学校学到的具体的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。但在学习过程中,一个人的情感体验,所获得的学习方法,学习能力,以及思维方式是最重要的,是受用终身的。(禹明; 英语特级教师 教育部第二届教师教育课程资源专家委员会委员 教育部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审议专家 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英语培训专家 深圳市教科院特聘专家)


(责任编辑:郑民军)